關於部落格
  • 9997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基督徒

在街上攔著你硬要你去聽什麼聖經講解,在聯考前半小時拉著莫名其妙不認識的路人到操場大聲向天主導告,抓著路人大談一小時”基督是主,回教是邪教”,在路上和根本不信教的同學”分享”基督教義,不顧同學臉色就大聲”這首歌很好聽喔我唱給你聽”而唱起聖歌來的傢伙。 以上種類的基督徒,我全都碰過。如果你討厭半路上硬纏著你推銷昂貴商品的推銷員,那你大概就可以了解為什麼我會覺得基督徒很機車。 (不曉得有沒有人告訴過他們,聯考前不要說半小時,只要是前一個星期打擾到考生,就算只是十分鐘也會被轟殺。) 後來我開始碰到比較不一樣的基督徒。 寫得一手好文章的李家同和托爾金教授(後者是天主教徒),一起喜歡魔戒的Anary,在紐西蘭對我很照顧的咪咪姐和我家Home媽,在台灣商店和我聊天的老闆娘。喔還有,開著車千里迢迢帶本書去給反戰媽媽鼓勵,再千里迢迢開車回家接小孩的Viggo先生。 讀著兩位教授所寫,雖然性質截然不同但卻一樣精彩的文章。看著咪咪姐認真的上課唸書,認真規劃人生,認真在每個禮拜天上教堂。Anary常常讓人心情愉快的開懷大笑,常常回答我提出的莫名其妙的問題,在用餐前虔誠禱告。V教主大人永遠那麼堅定的做著自己想做的事,謙虛的,真誠的,認真的過他(自以為)很不起眼的平凡生活。 我開始覺得基督教很好。雖然我不甚明白其中精神,可是看到這些基督徒這樣認真生活的態度,那種心懷感激的謙和,就會想,他們信的宗教讓他們有這麼積極的人生和那麼令人敬佩的人格特質,真不錯。 不過我的”真不錯”,說起來也僅止於類似”真三國無雙真不錯”的感想—雖然說把一個宗教和真三國無雙相比有點奇怪。我覺得真三國無雙的人物造型很漂亮,打鬥動作很流暢,玩起來很過癮的樣子,會場上真三國無雙的coser也很華麗。 問題是,我不打電動。而且我是魔戒迷。 我怎樣都不會去弄台PSII主機來,打開電視銀幕,選個馬超或趙雲來過關斬將。我也不會對三國的故事有那種”喔喔喔真是讓人熱淚盈眶啊”的感動。 這當然不是真三國無雙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波長合不合的問題。 宗教也差不多。 就算知道基督教很好,回教很好,佛教很好,個人還是認為關雲長才是最帥最讓人安心的。(不,我不是在說真三國無雙。) 昨天陪一個班上一個處得還不錯的台灣男同學去做作業。在路上碰到的,先是說要送我回家,在我跳上車後卻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吃晚餐,然後拍攝學校要用的作業片段。我自己的片段還沒拍,也很想看看別人拍什麼。這位同學做的是有關生與死的人生問題探討,我還蠻想知道他要怎麼拍的。可是在路上,我一直問他到底要拍什麼,到底要去哪裡,他都不肯說。直到到了一幢巨大有如體育館大樓的建築物外,我還拼命想搞清楚他要拍的到底是體育活動,商業活動還是什麼其他的大型舞會音樂會之類。他什麼都不講清楚,只是裝傻說他不知道要怎麼用中文解釋。 直到走進會場我才明白那是什麼東西。 數.千.人.的.基.督.教.徒.集.會。 我從來沒有親眼看過這麼多基督徒聚在一起。場地昏暗,舞台上燈光乾冰閃爍,有搖滾樂團演奏著非常熱烈的音樂,很多很多很多的人。 我那個同學忽然擺脫了之前”我不知道要怎麼用中文解釋”的困境,開始輕快的對我解說 : Harvest,是個基督徒的盛會,一個叫Greg Laurie的人遠從美國而來,不是平常能見到的大場面。 燈光很華麗,氣氛很熱烈,音樂震耳欲聾。 我想起五六年前參加了視覺系樂團Luna Sea來台的第一次演唱會,那時我的感想是 : ”好像某種神秘宗教的大型集會。” 後來證明我的直覺很準,昨晚的集會如果換批人站在舞台上,觀眾的瘋狂與沉醉和樂迷也沒有什麼差別,連伸出手來隨著音樂擺動的動作都那麼像。 我坐在那裡兩個小時,看著昏暗的會場和上千信眾,心裡閃過很多奇怪的片段和想法。 但是不騙你,我心裡閃過最多的是”幹!”和”恁祖媽咧!!”(請原諒我罵髒話) 我不能不懷疑同學的動機。拍作業是順便,以虔誠的教眾身份來參加集會才是真的。 我很生氣,這種事情有什麼好不可告人難以解釋的,在帶人來參加這種宗教集會時禮貌上不該先告訴對方一聲嗎?在我問”到底是什麼啊?有關體育?商業?餐廳?娛樂?”時誠實回答”有關基督教”這麼困難嗎? 如果我今天信的宗教禁止我參加這種異教的集會怎麼辦? 事實上我媽如果知道我被帶去參加這種集會,可不是嘮叨個十分鐘就可以解決的。 看著同學在我身邊虔誠的雙手合十低頭禱告,我心想,你這和拐一個回教徒吃豬肉一樣是不道德的行為。你的隱瞞就是一種不道德和不尊重,而你竟然有臉說你信奉上帝。 我不否認音樂很好聽,也不否認昏暗的會場和燈光給了我很多畫奇幻場景的靈感。(因為聽不懂台上的人在說啥,我只能沒事找事做。)如果我事先知道這是怎麼樣的活動,說不定就算不是教徒,也能用很愉快的心一起參與。以前我也跟著去教堂做禮拜過,我喜歡聖歌,也喜歡牧師講道。這些我都不排斥,但是我討厭被騙。 我偷偷想著 : 同學,如果有一天我以做作業為由,把你拐去世界托爾金協會大會,上千人在你身邊祝禱著”啊星辰之后,伊爾碧綠絲!姬爾松奈爾!!”上千人在你身旁隨著霍華蕭爾的音樂沉醉流淚,最後還紛紛掏錢捐給遞過來的托爾金博物館募款箱---同學,你會有什麼感覺?就算音樂很好聽,詩詞也很美--你會覺得和魔戒迷一樣深受心靈的感動,還是在心裡想”幹!要參加這種活動事先也不跟我說清楚!害我在這邊尷尬得像跑錯奧斯卡派對的凱薩琳莉塔瓊斯一樣!” 我猜是後者比較有可能吧。 開車送我回家的一路上,同學一直努力的把所有的話題都轉向基督教。從人的身體健康到他在紐西蘭的移民奮鬥到人生的目標意義—如果不是他在開車,我一定給他一拳把他打暈。去你的你明明就知道我家拜關公。 我一直認為不同的人心裡有不同的天堂。但是你的天堂並不是我的天堂,你的王道並不是我的王道,你的神也不是我的神。(有看冰原歷險記二的人就知道,松鼠的天堂和人類也是完全不同的。)有的人非要搞清楚人生的意義和目的是什麼,才能有堅強的意志過生活;但也有的人像我一樣,懶得去想我幹嘛活在世界上這種問題,只想好好的認真的快樂的過每一天。 就算死後我們這些異教徒不能跟維果墨天森一起在神的面前見面,至少在佛教徒的西方極樂世界會有奧蘭多布魯噢。 想要傳教的人,無論是佛教基督教回教或其他什麼的,都該從自己做起才有用,這是我從”尼羅河女兒教”、”幽遊白書教”、”霹靂布袋戲教”、”同人誌/ cosplay教”到”魔戒教”得來的心得。一味的向別人推銷自己的寶物有多好多好根本徒勞,當那是垃圾的人還是當那是垃圾,甚至被鬧煩了就覺得那真是垃圾中的垃圾。滿足而珍惜的擁有自己的珍寶,好好的利用它來過生活,創造精彩的人生。當別人羨慕你時,不須要你拿出珍寶炫耀,人們都會自動追隨敬拜,這不是更有效的方法嗎?真正好的東西是無論如何不會被埋沒的。 還有,王者天下(Kingdom of Heaven)雖然是部影評不怎樣的片子,可是那些”熱烈的希望別人和自己有相同信仰”的人都該認真一看。 最後,同學。雖然你去的教會裡有Weta的神人出沒,可是我也是會挑部門的。Digital部我已經夠不熟了,更別說是混音部--就算那位蟋蟀先生拿了兩次奧斯卡,在台上學金剛吼的樣子超可愛,我還是記不得他長相和名字。 願理查大神與大家同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