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之森

關於部落格
  • 99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eta大觀園

20051216 這幾年我常常在夢裡,一次又一次的夢到Weta的人們。理查泰勒、班吳頓、丹尼爾先生,一座又一座的雕像、一幅又一幅的圖畫,廣大地好似永遠走不完的迷宮的工作室…那麼瘋狂的思念和想望,感覺好近又好遙遠。 而當夢境成為真實,我卻至今仍覺得好像置身夢中。 前天首映會上理查大神說歡迎參觀他們的會議室,今天我就真的厚顏無恥的坐公車跑去Weta…因為報錯地點,公車司機提早把我扔下車。在大太陽下走了好一段路,總算走到Weta的正門口。Weta乍看起來就像一個普通的工廠,潔白的外貌看不出有什麼特殊。可是裡面創造出來的夢想和幻境卻是華美奇詭,廣無邊際。不同於前兩次都是在假日去參觀,今天的Weta不再是我印象中大門深鎖的模樣。門是開著的,門前廣場上的兩組工作人員正忙碌,一邊在做著金剛的等比例大小頭像,另一邊有位女士正全副武裝的在為一個場景模型上色。我站在門口突然緊張起來了,不知道門在哪裡,不知道要和誰通報,要是他們說今天沒空不開放參觀怎麼辦,要是他們覺得我真是神經有問題莫名其妙的瘋子怎麼辦…?硬著頭皮,我走過去向那位在工作中的女士說明來意,她笑笑的為我指了個方向,要我走上階梯進門去櫃台先通報。 階梯的入口就放著那個知名的Weta蟲門牌,是我多年來一直夢想走進去的地方。Weta蟲是用八號大小的鐵絲纏繞製成的,代表紐西蘭人的”八號線精神”—只要給他們一段八號的鐵絲,他們幾乎可以做出任何東西來!!爬上階梯通過兩道門,我終於真的第一次踏進Weta工作室。 第一次踏進Weta,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東西就讓我當場震驚了。在Weta的接待櫃台上擺放的,赫然是一尊六十公分高的…關‧公‧雕‧像!!! 這真是太經典了喔喔喔~~!!我差點沒腿一軟跪下來。真不愧是從小時候守護我們全家到現在的關聖帝君,您連在紐西蘭都如此神威凜凜啊!!(拜) 基本上Weta的接待櫃台就是在那個我們從外面往上偷窺(?)可以看到放著強獸人的窗口。那個等身高的強獸人現在站在牆角,旁邊的矮桌和沙發上放著Sideshow Weta的索倫雕像和一尊巨大的,金剛與三隻暴龍纏鬥的塑像。接待櫃台上除了關聖帝君的黃銅塑像之外,還有一尊小小的日本武士。最可愛的是還有一隻長得一臉無辜的咖啡色Weta蟲布娃娃,睜著大大的黑眼睛軟趴趴癱在接待櫃台的角角。(長得有像奧蘭多…) 我對接待小姐說明了來意,她想了想,對我說,現在會議室裡不巧有人耶—不然這樣,妳沿大門那條街走到轉角的咖啡廳坐坐,半小時之後再回來好嗎? 嗯,既然這樣也沒辦法,我轉身走出門去找那間我之前有經過的咖啡廳。誰知道這一轉身帶給我多少幸運!! 基本上這間咖啡廳是好地方,以後我會常來的~~因為我發現Weta眾有逮住空閒就往這來喝點飲料吃點東西的習慣,根本是他們的御用咖啡廳。我在咖啡廳坐了半個小時,算算時間差不多了,就再走回Weta。 這半個小時給我的是什麼幸運呢?就是我走回門口看見四個Weta員工在那聊天,正覺得又開始有點緊張時,忽然發現其中一個看向我的人好像有點…眼熟…我停住腳步試探性的問一聲:”班…?班吳頓?”他驚訝的回答:”我是。妳是…?” 在我走上前去的時候,另外三名Weta眾莫名其妙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紛紛以極快的速度迅速(逃)離開現場,把阿班一個人晾在那邊。(啊你們是怎樣…我看起來有這麼飢渴嗎?XD)我試著向班說著在腦中演練幾百遍的話,”呃,不知道你記不記得,我們兩年前見過,在王者再臨的首映時…” 有著超強無敵好記憶的班竟然很快的反應道:”啊!妳是那個,跟丹尼爾‧王 一起來的,穿著Legolas cos服的…!”喔喔喔他竟然記得+認得耶!!!就算那時候我戴著假髮和隱形眼鏡妝還化得超濃的他竟然還認得出來~!!!太強了!我甚至懷疑雕塑師看人的時候是不是都只認骨架和肌肉的基本形狀… 我們在Weta門口快樂的握手相認後,我對他說了來這邊的原因。他一邊開心的說沒問題這邊走,一邊帶我回接待櫃台。阿班好紳士喔,一路上都幫我推開門讓我先走>///<在走的時候他也問起了小櫻最近的情況。 當我們回到接待櫃台時,小姐對我們說會議室已經空了,我可以在裡面想待多久就待多久。阿班就帶我進了會議室。我一邊對他說媽呀你們怎麼會有關公雕像可以放,一邊好奇的打量會議室。(關公雕像是來訪的一位訪客送的…)會議室的左側牆上是一整排直到天花板的玻璃展示櫃,展示著Weta得到的奧斯卡和特效獎項,還有全系列的Sideshow Weta雕塑!!但是這不是最神奇的,神之領域永遠讓人猜不透。就在那打了光閃閃發亮的三尊奧斯卡小金人背後,竟然放了三條King Size和小金人一樣高的巧克力棒!!!!Orz 我指著巧克力棒轉頭對阿班嘿嘿嘿無言的時候,他還一臉認真的跟我說,前一陣子有整整一個月,這些巧克力棒是放在小金人前面展示的!.....Weta呀Weta,你們這棟建築物真不愧是從精神病院改造而來的,我真是不懂你們呀!!(讓我想到理查神樣曾經說,他們把奧斯卡獎盃讓Weta員工輪流帶回家給家人看,結果整個輪完一圈後當然被玩到破爛,後來政府來借展的時候還在眾目睽睽下從獎座上掉下來在地上滾,害他們一邊追一邊覺得超可恥…XD你們雖然沒有如我所料的拿小金人去打保齡球,不過這種行為也差不多了嘛…) 阿班很仔細的對我介紹了那些美麗的雕像,在我煩惱的對他說雕像好貴好貴的時候還點頭讚同:”對呀有些我也沒有~好貴~”…XD我告訴他我在看過加長版DVD後也開始試著做雕塑,他一下子高興起來,好像跟小朋友談到電動玩具一樣。他說在澳洲也有個女孩子原本不知道自己未來該做什麼,不過參加了一次BOBW的魔戒座談後,決定了自己的方向,現在在澳洲的化妝學校很快樂的唸書。我想他們一定很高興吧,自己的工作不但能有很好的成果,還激勵並改變了這麼多人的人生。 看完會議室裡的東西,阿班決定帶我在接待櫃台四周的展示櫃晃晃,看一下Weta collectible 接下來預定要推出的蘇洛、金剛和納尼亞雕像。他指著蘇洛的雕像說,他們現在有新的技術可以做更棒的精細花紋。只要用電腦畫好花紋,印出來並雷射切割成型版,直接貼在模型上翻模,就可以得到漂亮又一致的花紋。不過在很多細微物件的部份還是用手製的,因為那樣感覺比較好。接著他又讓我看納尼亞兩個小孩騎在獅子亞斯藍身上的雕塑。那座雕像是亞斯藍往前飛撲奔跑的模樣,動作充滿力道和美感。我們開始討論起雕塑支架和素材的問題,這時班又給了我不少寶貴的意見,甚至告訴我可以試試一種他們在用的材料去做雕塑。 接下來班很興奮的秀給我看一隻很大的暴龍模型,差不多有一百七十幾公分長吧。看得出來他很喜歡這個模型,他說這隻是”阿媽雷克斯”,(什麼怪綽號…)是金剛電影裡出現的三隻暴龍其中一隻。他現在秀給我看的這尊是用在電影裡的本尊模型,Weta的特效部門就是使用3D的立體掃瞄器掃瞄器這尊模型,然後在電腦裡讓他們活動起來的。阿媽雷克斯做得好細緻,身上的鱗片細節一絲不茍,是三四位工作人員辛苦了好幾個月的結果。(阿班說四個月,另一個設計師亞當說五個月,然後理查大神說六個月…Orz)因為牠是”阿媽”,所以是年紀最大的。長年在叢林中的生活讓牠的身上傷痕累累,有的牙崩了,尾巴折了一節,下腹還有被別的生物咬一口的齒痕。我沒有問阿班為什麼在電影裡根本看不太出來的暴龍要這麼認真的做到三隻都不一樣,反正不龜毛不考究到讓人感動的地步他們就不叫Weta啦~ 看完這隻塑膠翻製的大恐龍,我們又走向旁邊的威塔曇梓鎖子甲展示區。這邊展示著Weta最早一具用來切割水管做鎖子甲的機器,也有他們從早期到現在製作鎖子甲的技術進化史。旁邊的幾具人台上展示著整套的連身鎖子甲,牆上掛著幾個鎖子甲的基本組成元件花樣。我和阿班說起之前試著做亞拉岡鎖子甲的過程,要不是金屬環太重要不然就是水管太脆弱很容易斷。他讓我看了一些很久以前的鎖子甲作品,那些早期的作品是切管子做的,麻煩又容易壞。現在他們有了模子直接用塑膠射出成型,就像買模型時會拿到的那些基本元件;做鎖子甲的人只要一個一個把環拆下來組合起來就行了,輕巧度和堅固度都有大大改進。鎖子甲的尺寸有大有小,最小的每個環直徑不到三公釐,是拿來給那些模型”穿”的。畢竟要靠人手雕塑出那麼細小的鎖子甲還是太事倍工半了。(不過我覺得你們要威塔曇梓的鎖子甲專家做那麼小的鎖子甲也好虐待人家呀…)我們看著那些連身的全罩式鎖子甲,阿班若有所思的說,當初對鎖子甲不熟,搞不清楚他們的伸縮度和版型。有時候型版看起來明明OK,做起來時花紋卻不好看,或是不合身,要不就是積在肩頸上…Weta也是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摸熟訣竅,進步到現在的程度的。他看我對鎖子甲也很有興趣的樣子(事實上我是對所有的道具都很有興趣--),也指點了幾本我可以參考的書籍。 看完鎖子甲回到接待櫃台,我想這次的Weta之旅大概到這邊也差不多結束了吧?誰知道這真是關聖帝君顯靈啊啊啊~我們在接待櫃台旁邊碰到剛剛從會議室裡走出來的理查大神。阿班都還正要開口介紹我,理查神樣就指著我笑著說:”喔喔!這是我們Weta的頭號大粉絲唷!!我在首映典禮上碰到的.阿班,你有沒有空帶她到處看看呀?除了Halo之外…那些進行中的案子不行…其他都可以去看看!”…這這這真的假的我這麼幸運嗎~~?不用和全世界的粉絲參加金剛電動的抽獎也可以進去參觀Weta!?我正睜大眼睛懷疑是不是我英文爛聽錯的時候,阿班已經笑咪咪的說沒問題沒問題,要我在接待櫃台簽了訪客記錄,就和理查神樣一起帶我進了Weta的辦公區。(感謝你感謝你感謝你~~~~~~~~~~~~~~~~~!!!!) 從Weta接待櫃台後的通道向左轉(通道的屏風前有一隻等身大的史麥戈雕像,手裡抓著魚蹲在石頭上),就一路直通理查大神和譚雅女神的工作室。我看到譚雅女神的時候她好像正陷入一種忙到抓狂的地步,匆匆嗨了一聲又開始轉頭忙碌起來。我們經過這些辦公室,走下一道通往地下室的樓梯。整個Weta像奇幻大迷宮一樣有四通八達的通道。窄窄的樓梯兩邊貼滿了所有Weta工作室早期的作品,有些甚至早於阿班進Weta工作之前。理查大神在階梯上邊走邊和我們說隔天簽書會的事,問了我會不會去之後對我說聲明天見,就繼續去忙著工作了。 我們一下到地下室,眼前就是一個感覺起來很大但是又堆滿東西,充滿通道的空間。Weta人一定也有那種做美術工作的人都有的惡嗜好—戀物癖收集狂,尤其捨不得丟掉自己曾經的作品。(我在大學美教系時班上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有這種戀物癖。)他們的作品,尤其是雕塑,真是堆得到處都是,說是直達天花板也不為過!!我在邊角的一個積滿灰塵的木架上發現好些已經有些破損的雕塑作品,感覺很像學校陶藝教室中那些陰乾待燒的陶塑。一開始我只是在看著頂端放著的甘道夫手杖,阿班發現我在好奇的打量那些雕塑,走過來和我一起看著那些怪獸們。我正疑惑這些明明看起來就像是金剛電影裡的設計,怎麼積了這麼多塵埃看起來年代久遠的樣子?班在一旁說了,這些是當年最早期金剛的設計!哇~!!那不就是阿班剛進Weta的時候嗎?算算也有快十年了耶!(PJ一開始打算拍金剛時Weta設計了不少東西,但是因為那時半路喊停拍不成,他們就先投入魔戒的七年大製作。這些東西就是在魔戒之前的金剛原始設計。…看吧果然是收集狂~!!) 我們看了這些雕塑好一會兒,阿班對我說明一下這些雕塑用的材料和我平常雕塑用的美國土不同之處,為了確定自己沒弄錯他還順手對那些雕塑捏了兩把—啊啊我當場真的超想慘叫的,你不要破壞他們呀~~(抱頭)(那些雕塑依然是軟的,一捏就變形。)這種名為Chavant的雕塑土加熱會變成液體可以灌模,平常可以像普通黏土一樣的使用,也可以用小小的火槍加溫製作細節。去年的BOBW座談會阿班去示範面具教學時,用的就是這種黏土。它們很耐久,就算是軟的,只要骨架架得好,而且沒人像阿班一樣去捏的話,放個十幾年也不會有改變。 我對角落裡看起來很可疑的蒸氣火車匆匆一瞥(後來想想應該是納尼亞的火車),就跟著班走進另一個房間。這個房間裡除了放著魔戒中各種族的頭盔,還有希優頓王的盔甲和二部曲精靈大軍的戰甲!!!天啊這不就是我們花大錢跑去新加坡,結果不能摸不能拍也就算了,連素描都不給畫的珍貴盔甲嗎~?阿班在我還目瞪口呆時就很自然的走過去對那些盔甲扣扣扣的又敲又摸,一邊對我說著這些盔甲的故事,一邊試著想分辨希優頓的胸甲到底是黃銅還是塑膠。這套盔甲遠看雄偉威武,近看更是美不勝收。每一片甲片相連處都覆著皮革,皮革上刻著精緻的雕花--每個小雕花都和洛汗的文化相關!!那個時候Weta的工匠還是用手雕刻印模來蓋印這些花紋的,不過現在有了電腦,可以把手繪花紋或電腦設計直接用雷射成型技術製成鋼印,比起手製又更精美細緻,而且省力許多。阿班抽出希優頓腰間的配劍讓我拿著仔細看劍柄上的馬頭紋飾。這把是”Hero武器”,是用真正的剛鐵金屬打造,護手以黃銅脫蠟鑄造而成。 我們對希優頓上下其手個夠之後,又轉向旁邊的精靈戰甲。聖盔谷精靈戰甲!!!我一直都想好好的研究一番,當然就抓住機會不客氣的又翻又摸。精靈戰甲是用整尊等身比例的精靈戰士雕像翻製外模,再用波麗塑膠灌製而成的。上面華美的新藝術風格圖騰和精靈文雕飾讓人愛不釋手,連小小的铆釘和皮帶扣上都沒有忘記雕上花紋。底層的鱗甲是薄皮革製的,閃耀著珍珠色的光澤。雖然知道這只是電影道具,但它們看起來就像是歷經年代久遠和偉大爭戰後的古董藝術品!這個房間的另一個出口處,牆上掛著魔戒中高階邪惡勢力的道具。戒靈之王巨大的釘頭鎚高懸門框旁。阿班走過去時又順手用力捏了一把,嘿!!看起來冰冷堅硬的釘頭槌竟然陷了下去,原來這是泡棉做的武打道具,重量很輕呢!他不去摸我還真看不出來!!釘頭槌後方牆上的刀劍就沉重無比了。雖然它們只是鋁製品,一樣重量十足。索倫在首部曲手持的武器也放在這邊,和他的盔甲一樣用了金屬蝕刻的方式雕上花紋。現在Weta也可以用電腦製作金屬蝕刻的樣版了,就不必再像以前要用網版印刷的方式那麼麻煩。
 下一個房間第一個吸引住我目光的是放在靠近天花板高架上,巨大的蒸氣火車模型。這個大模型寬度約有一扇門板的三分之二寬,長度至少有超過三公尺。這是Weta幫”蘇洛”續集製作的蒸氣火車!看我對著蒸氣火車哇哇叫,阿班指著火車車輪說,這些都是金屬製的,這個火車真的可以燒煤,真的可以跑,而且還跑得很快唷!!蘇洛在拍的時候他們就是鋪上鐵軌讓這台火車跑,然後拍它被炸掉的鏡頭。(後來才知道裡查大神是瘋狂的蒸氣火車控…本來蘇洛這案子找上他們時Weta正在忙金剛和納尼亞,根本沒空理蘇洛.可是大神一聽到片中可以做蒸氣火車就熱血衝腦的把案子接下來了XD) “來吧,我帶妳去看看一些納尼亞的道具!”我們繼續在奇幻迷宮內前行,踏進下一個房間時我不由自主的倒抽一口氣---什麼納尼亞的道具?這裡根本是Weta做過的所有武器的收藏庫!!長長的橫向走廊,左面牆的入口展示的是”今古有神奉志士”— 末代武士的一整排武士刀!中間牆掛著納尼亞傳奇各式各樣的刀、劍、號角和弓箭。尾端牆有一些很莫名其妙和這裡不搭的機關槍,是金剛中使用的。右面的牆上展示著魔戒中強獸人、半獸人、還有洛汗士兵的武器,走廊前端是等身比例的咕魯抓魚雕像,走廊的中段和高處架上,竟然還各放一隻真人大小的洞穴食人妖!!我們先如阿班所言看了納尼亞的道具,那些刀劍是那麼的精美,上面包裹的皮革仔細地用細繩密密綁上,劍身刻著與劍主人身份相符的文字。他拿起了露西的聖誕節禮物—那個裝著可以治癒一切傷口聖藥的小瓶子遞給我。瓶蓋上的金雕是納尼亞的精神象徵—獅子亞斯藍的頭像,瓶身是鑲金的雕花玻璃瓶。(不過阿班敲一敲它以後對我說,嗯,這也是塑膠XD) 牆上很多看起來像金屬的斧頭和武器似曾相識,它們有一些曾經來台灣展覽過。阿班一個一個用指節敲過去。”嗯,這個是木頭,這個也是,這個是塑膠,這個是木頭…”…竟然沒有多少東西真的是用金屬做的,真讓人不得不配服道具師上色的功力。我正在對道具師崇拜到不行的時候,阿班突然抓住路過的一個Weta人對我說,啊就是他!他就是我們這邊的道具組大師唷~這裡有很多東西是他做的!!~被抓住的帥哥哥有點驚訝的看著我們,不過很快就笑著和我們打招呼。好年輕的道具師!Weta裡面的年輕人好多呀。可惜道具哥哥因為有事在忙,所以和我們打過招呼後就離開了,我們又繼續看其他的道具。(期間特效化妝總監吉諾‧阿塞維多和翻模部門總監傑森‧道克提一直在我們附近匆匆忙忙的走過來又走過去—被譚雅女神用全工作室廣播叫來叫去—)阿班在和傑森說話時我晃到食人妖旁邊研究牠,這隻食人妖我記得是Weta首席雕塑師之一,傑米貝斯華瑞克的作品。(傑米是Weta養在深閨人未知的長髮大美男~不過我前陣子看到他的照片剪短髮留鬍渣了…還是很帥啦~)其實旁邊等身的咕魯也是他的傑作。阿班走過來指著高處架上的食人妖說,那隻就是當年真正用來掃進電腦裡做動畫的食人妖雕像原型唷,至於放地上這隻是後來翻那隻的模做的。食人妖真的很酷,不過也真的很大隻。我實在忍不住要擔心,Weta都把食人妖和蒸氣火車這種大型危險物品擺在高架上。要是威靈頓地震,這些蟋蟀一定會被砸得慘歪歪… 阿班帶我繞進一個好像休息室的房間,要我在那等一下,他拿點東西給我玩。我環視了一下這個半圓形的房間,發現這裡是Weta展示他們最早最早剛和PJ合作時的作品。有新空房禁地的僵屍、病毒老鼠猴,也有瘋狂肥寶綜藝秀裡那些瘋狂的噁心生物。看到這麼早期的古董真是讓人思幽古之情油然而生啊~(啥?)正當我站在那邊胡思亂想時阿班拿著一把劍回來了。這把劍是在納尼亞電影裡,四兄妹中大哥彼得使用的寶劍。這把是Hero武器呢…沒想到能有機會把weta做的Hero武器拿在手裡把玩。劍身是精鋼打造的,劍柄的尾端是黃銅鑄的亞斯藍獅頭雕像。雖然是小孩子使用的武器,但實際上非常的沉重,連我拿都覺得勉強。阿班接過寶劍在手上晃了晃,說”沒關係,這只是要拍特寫鏡頭用的。演員在演戲時拿的要不是鋁劍要不就是橡膠劍,不會太重的。不過我們還是把這把劍的平橫做得很好唷!”看完了劍,我們往下一個工作間前進—翻模工作室!! 踏進翻模工作室時,有兩張臉抬起頭來和我們打招呼。這兩位帥哥哥正忙著翻一個不知道是啥東西在裡頭的模,用搖模機把那個大模子轉來轉去。阿班指著翻模室接近天花板的高牆處一整排至少有十幾個的金剛臉部模型要我看,這些每一個都略有不同的臉部模型是為了設計金剛的各種喜怒哀樂表情。雕塑師先雕出金剛的一個臉型,交給翻模工作室用黏土再翻十幾個。翻出來的黏土模型就可以照著基本的原型去做各種不同的表情變化。在金剛的更上方架子裡,weta維持越大的東西越往天花板堆的風格,在高架上擺滿了人魚、三隻暴龍、金剛等各式各樣大型的雕塑品。阿班把我丟在翻模部看帥哥哥工作,自己跑不知哪去摸出一把小匕首。”妳看,這把是納尼亞裡面露西用的匕首喔!有看到上面的花紋嗎?這是納尼亞裡面有提到的花朵,有治癒傷口的藥效。所以我們把它雕在露西的匕首上,配合她拿到的治癒藥水的故事情節。這些風格都要統一,當然現在這些花紋也都是用電腦製成鋼印印上皮面的。”…唉,這些細節真的是不講絕對大家都不會注意到的,多可惜。應該建議丹尼爾先生的Weta出版社出版一本有關Weta作品中所有細節象徵意義的書才對~我的視線轉到翻模哥哥們身上,翻模一直是我很感興趣的部份,雖然有學過一些方法,不過還是有些東西的翻法我一直想不通,例如我現在就搞不懂那些巨大的模型是怎麼翻的。翻模哥哥很熱心,看到我盯著他們的工作直瞧就開始講解起他們是怎麼翻這些東西的。他們先架好模型,設計好灌注口的方向,接著在模型的四周架起牆板。牆板外,使用FRP層層包裹,製成像給模子穿的夾克一樣的支撐罩。最後在支撐罩與模型間灌入矽膠。矽膠硬化後就可以取出原型,開始使用模子了。我的表情可能看起來還有點疑惑,所以帥哥哥們就實際打開一塊模子比手劃腳的講解到我清楚為止。真是謝謝他們的熱心,又多學到東西了!後來我們在那裡討論翻模的問題,講著講著就講到我最愛的特效化妝臉模了。說起來真是羨慕,在Weta有很多人可以互相幫忙做臉部的翻模工作,而我以前做這些的時候都是自己幫自己翻,很多時候都看不見自己在做什麼或者有些比較複雜的翻模工作無法完全做到。帥哥哥們感同身受的對我點頭(他們一定很清楚自己翻自己沒人幫忙是多麼OOXX的一件事),其中一位一邊很神秘的指著他們放在旁邊的模子說,”嘿嘿,這裡面是我的頭!!我們用乳膠翻的~現在在裡面等乾!”哇~你們兩位又在哪部電影裡插一腳當臨時演員啦?插花演出似乎也是Weta人熱衷的樂趣之一唷。(被PJ傳染乎?) 在要離開翻模部之前,我指著旁邊放著的納尼亞概念雕塑跟阿班說,這些來台灣展覽過,我們特別跑遍三間華納威秀看過哩!不過阿班顯然以為我注意的是旁邊的一樣東西。他指著那樣東西道”喔對啊~!那是法拉墨的人頭!!做得很逼真吧!?”啥啊啊!?真是美妙的英文不通雞同鴨講,竟然可以給我看到法拉小墨的人頭耶!?就這樣毫不起眼的塞在角落生灰塵…阿班解釋說,那也是先用乳膠翻好,讓化妝師上色,然後再由工作人員手工一根一根將頭髮和鬍子植上去的!雖然我實在搞不清楚戲裡到底是哪裡需要用到法拉墨的人頭—大概是被馬拖在地上或者是躺在柴堆上的片段吧?--因為那顆頭的眼睛是閉上的。不過真是幾可亂真,如果上面沒有積灰塵的話應該會更像… 看到這邊,差不多也快一個小時了,阿班帶著我回到接待櫃台。經過樓梯時我還是依依不捨的對那些Weta早期的工作照片看個不停…走過大神的辦公室前時依然忙得很的譚雅女神忽然衝出來,拿了一頂上面繡著Weta工作室標誌的棒球帽給我說當紀念禮物。太厲害了女神…您在如此忙碌的情況下還可以知道有誰在工作室裡走來走去~(驚)這份禮物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驚喜,當下讓我開心感謝交加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我一定會好好的保存到能回到Weta貢獻自己所能的那一天! 阿班一路送我到門口,邊走還邊討論著他們前門庭院上在做的巨大金剛頭像。我們在樓下又聊了好一會兒,他再次仔細的給了我很多做雕塑的指導,也祝福我能在紐西蘭學到想學的東西。隔天的簽書會他有事不能去,所以我們約好要在後天威靈頓動物園的Weta教學日再見。再一次的握手道別,帶著又興奮又捨不得離開的心情慢慢步出了Weta的大門口…說實在,我真的不記得我是怎麼搭上公車,怎麼回到威靈頓市中心的。只記得那種一路都飄飄然像身在夢境中的感覺… 這是我第一次踏進Weta。雖然後來又有很多次的機會碰到理查大神,不過都不好意思再要求去參觀。(某種程度也是希望有一天能不僅僅只是參觀,而是真正能參與…)Weta人的親切熱誠令人難忘,他們對自己工作的珍視程度也讓人毫不懷疑--最棒的電影藝術作品就是確實出自這裡,出自紐西蘭的Weta工作室!在此也獻上我誠心的祝福,希望Weta能越來越好,繼續創作出更多令人驚豔的好作品。真的,非常非常感謝你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